正文卷 第五十四章 你身上有只大蜘蛛

Draw Heart 夕山白石 4434 字 2020-11-21

【小说_大洋小说网 提供纯净无弹窗小说阅读环境】

最新永久域名:,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,谢谢!

阿萨谢斯先生等人并没有像是少女一样,出现失控的情况。

虽然他们的情绪显得相当的低落,但至少并没有做什么不可控的事情。

“……没想到,短短的时间内,发生了这么多事情。”

清醒过后的杜兰德与利瓦尔,后来听回了阿萨谢斯的叙述之后,神色很是复杂至于在【栋雷米】村内就一直处于病患状态的迪卢克校园长以及城主的男助理,观感则是要弱一些……毕竟二人全城躺过来。

“我好像错过了很多惊险的冒险故事,看来我真的是一个不受眷顾的人。”

“迪卢克,这个时候,你还有心情开玩笑?”阿萨谢斯先生没好气地看着这位和自己有着孽缘一样的儿时玩伴。

“至少,我们的心情要开始变好,不是吗……不管是为了我们自己,还是为了……”迪卢克的目光落在了那老款的电视机前:“三日之后的【圣人】复活。”

此时,【自由之城】晨间的新闻节目已经被七都管理者们的联合发布会所取代。

而这些七都的管理者们,正在宣布启动【圣人】复活节的仪式。

“我们所经历的事情过于诡异,还有太多的疑问。”杜兰德城主此时却忽然站起了身来道:“但天大的事情,都比不上【复活节】……各位,作为【自由之城】的城主,此时此刻,我不应该留在蔷薇公馆,我要返回市政厅了,自由之城的民众现在是最需要我的时候。我们的事情,三日之后再另外商讨,或者……再也用不着商讨。”

阿萨谢斯先生没有拦着杜兰德,这会儿拦着他回去市政厅,杜兰德肯定会挥出爱的铁拳。

“如果有能够帮上忙的,尽管开口。”阿萨谢斯先生最后道。

杜兰德城主道:“三日之后的复活节,如果你能帮忙祈祷的话,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帮助。”

阿萨谢斯先生只是缓缓地吁了口气。

“那么。”迪卢克校园长也在此时捡起了外套起身,“我也应该回去学院看看了,这个时候玩忽职守的话,大概会被罢免职务的吧,我的股票大多都压在学园,被罢免的话,损失会有些吓人了啊。”

“你好像…还挺轻松的。”阿萨谢斯此时冷不丁看了迪卢克一眼。

“可能是因为,我本来就不太专心的缘故。”迪卢克校园长幽幽地道:“你知道的,我这个人一向都是不怎么的专注。”

说的迪卢克的一个小秘密。

作为这家伙从小玩大的死党和吵架的对象,阿萨谢斯也打从小时候就清除这家伙能够一心二用,甚至多用的事情。

迪卢克会在祈祷的时候,还能够分心出来,思考该怎么逃课玩耍……甚至别的事情。

反观是阿萨谢斯先生自己,与迪卢克就像是两个极端校园长一心多用也能够轻松做到的事情,他一心一意却始终无法得到真正的回应。

“我想去拜访一下老师。”阿萨谢斯先生冷不丁说道。

“我觉得你现在应该做的,是看好公馆里面的这几位住客。”迪卢克临走前在阿萨谢斯先生的身前低声说道:“或许……小心一些他们。”

“你也是。”阿萨谢斯点点头,旋即道:“克丽丽,你送他们出去吧。”

一旁的女佣小姐连忙点头应是。

……

迪卢克与利瓦尔也离开了之后,阿萨谢斯才缓缓地松了口气,他坐在了沙发上,给自己倒了一杯水,“南小姐,看了这么久?也不打算出来啊?”

“你的感觉挺敏锐的嘛。”南小姐耸耸肩?却已经从后走出。

阿萨谢斯先生一边喝着水一边道:“我倒是感觉不出来?不过柜子的镜面能倒影而已。”

“……”

南小楠最终还是坐了下来。

阿萨谢斯先生直接问道:“那位雅克先生…还没醒来吗?”

南小楠道:“想要弄醒的办法很多?甚至你也能办到?为什么要问我?”

阿萨谢斯先生皱了皱眉头?想了想道:“按照你之前暴力敲……嗯?让我们休息之前所说的?【蔷薇公馆】在晚上十二点之后,就会出现与【栋雷米】村之间的转换……你们是怎么发现的?”

“无意中发现的。”南小姐随意说道。

“看来?就算是共同经历了一些特别的事情之后?我们还不能相互信任。”阿萨谢斯先生叹了口气。

“信任毕竟是奢侈品嘛。”南小楠眨了眨眼睛,微笑。

“我已经和迪卢克?包括杜兰德他们约定好了?在【复活节】之前,暂时放下这件事情。”阿萨谢斯先生想了想道:“毕竟没有什么事情,能比得上【复活节】。”

“我听见了。”南小楠淡然道:“你没有必要再给我说一次。”

“我不是说给你听的。”阿萨谢斯先生摇摇头道:“我是想要说给洛先生,还有那位优夜小姐听的。”

那不是?人的力量。

起码不会是阿萨谢斯认知里的力量。

在【栋雷米】村的时候,雅克变成恶龙?杜兰德与利瓦尔异化,黑衣的女人,还有最后出现的优夜小姐。

尽管在优夜小姐与黑衣女人大战的中途,他就被强风吹飞,跌入了【栋雷米】村口的一名理发匠的家中昏迷了过去……但是那些让心灵震动的记忆,并没有因此而消失。

“你好像,很害怕优夜小姐?”南小楠眯起了眼睛。

阿萨谢斯先生苦笑道:“那位女士,总是能给我一种很威严的感觉……让我不得不敬畏她。”

“好好休息吧。”南小楠此时却站起了身来:“接下来的几日,应该有你忙活的……整个【自由之城】大概也是这个样子。所以有时间的话,你还是去见一见那位雅克先生吧,否则你或许,就再没有机会见到他了。”

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南小楠耸耸肩道:“你也知道,在【自由之城】,这间蔷薇公馆的创始人,你们达克家族真正的那位祖先,早早就已经逝去了……一个明明已经逝去的人,却还活在这个时代,不会显得很突兀吗。他不属于这里,他迟早要回去属于他的地方。”

阿萨谢斯似有所悟,默默地点了点头。

……

“克丽丽,送到这里就可以了。”公馆的门前,迪卢克校园长停下了脚步。

利瓦尔面无表情,先走一步去开车了。

上次他们与杜兰德一同来到蔷薇公馆,借着被转移到了【栋雷米】村,这段时间,他们开来的车还停在了公馆的外边。

“迪卢克大人,您慢走。”女佣小姐此时点点头,“看样子外边挺乱的,你们回去的时候要小心些。”

迪卢克微微一笑道:“听说在【栋雷米】村的时候,你们碰到了很多危险的事情……我想,虽然现在是【圣陨】期间,但【自由之城】起码的治安,应该还是有的吧。再说,我这校园长的名头,多少能够吓唬吓唬人的。实在不行,还有利瓦尔顶着,跑路的时间,总能挤出来吧?”

似乎是被这位英俊的校园长的话逗乐了,女佣小姐难得地露出了一丝笑容来。

听说阿萨谢斯老板当年是和这位迪卢克大人同时代的【自由之都学园】的美男子……这是真的嘛?

像这种时候,阿萨谢斯老板可开不出什么玩笑来。

迪卢克冷不丁地叮嘱道:“这几日,城里的盘查应该会有些严密,【复活节】的举行需要尽可能多的信徒参与,你们或许也会受到召集……尽量躲开一些,能不出门,就不要出门。”

“关于这个,迪卢克大人,其实我……”女佣小姐这会儿欲言又止。

“什么事?”

“其实……”这位女佣小姐咬咬牙,“迪卢克大人,我…我好像可以祈祷了。我的天命系统,已经可以运行了。”

“这件事情,阿萨谢斯知道?”迪卢克想了想道。

“我还没有来得及告诉阿萨谢斯老板。”女佣小姐道:“主要是…没找到机会。”

“这是好事。”迪卢克却笑了笑道:“算是这么多不幸的消息之中,唯一能够让人宽慰的好消息。恭喜你,克丽丽,你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走在【自由之城】的街头了。”

女佣小姐却低头道:“但…但不会觉得很古怪吗,怎么突然之间,我就会?”

“或许不是突然之间。”迪卢克道:“这大概和这次【村子】的奇异经历有关……关于村子的事情,确实有太多的疑问。但既然这件事情对你来说是好的,那你难道不应接受它吗……为【复活节】贡献自己的一分力量,让自己真正地成为【自由之城】的子民。甚至,在不久的未来,你或许还有机会,能够洗清你祖上的罪名。”

“我…我真的可以吗?”女佣小姐紧握着衣领,颤声道。

迪卢克校园长微微一笑,给予了这女孩一个拥抱,轻声道:“在我看来,克丽丽与那些即将要走上神坛的圣少女并没有不一样,你们都是那样的纯洁,我们不应该,以一个人的出生而去定性这个人的未来。”

如果,阿萨谢斯老板也能给我一个拥抱,那就好了吧。

女孩这时候却突然冒出了这样的想法……她闭上了眼睛,深呼吸了一口气,似是迷醉在了这位校园长身上的蔷薇花的香气之中。

“克丽丽,你有没有兴趣,来我的学院一日游?”

放开了女孩,校园长这会儿微笑着问道。

“什么?”女佣小姐不禁惊讶无比,“这…这种时候?”

“城市的人就像是一只精密无比的钟表中的部件,每一个部件都有它固定的作用。”迪卢克微笑着道:“不管个人做了些什么,大部分人自身的轨迹都不会发生改变。虽然我们都会为了【复活节】而忙碌,但是与你参观学院并不冲突……反正,你已经能够自由行走了,不是吗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女孩仿佛心动了似的,“如果我出去的话,就剩下阿萨谢斯老板一个了。”

“就像是逃课一样。”校园长眨了眨眼睛道:“克丽丽,逃课的乐趣,只有你在经历了第一次之后,才能够体会。我和阿萨谢斯认识的时间太长了,他不会为了你的这点顽皮,而真的动怒……因为我想,他也应该打从心里希望,你能够像是学园中的那些学生一样,正常地成长。当然,你可以考虑一下我的话,有需要的话,打电话给我。”

“我…我考虑一下。”

“回去吧。”校园长点点头:“阿萨谢斯这个时候,应该需要你。”

轿车车头的灯光已经照射到了这里,并且缓缓开来。

克丽丽目送着利瓦尔驾车离开了公馆……她收回了目光,神情有些踌躇地走入了公馆之中。

自由地行走在大街……学园之中,吗?

……

……

“学园,还是你的别墅?”

车内,利瓦尔双手握住方向盘,目视着前方,却不忙问道。

“先回家吧。”校园长想了想道:“我想要先洗个澡,换一套衣服……然后,你先送去伊莎贝尔的家中。”

“伊莎贝尔导师?”利瓦尔皱了皱眉头,似想到了什么。

校园长这会儿托腮看着窗外道:“【圣陨】这么大的事情,作为校园长的我并没有马上出现稳定局面,反而是董事会的人联手出来支持大局了……我想,我现在是不是变成孤家寡人了?”

“你怎么知道伊莎贝尔导师会支持你?”利瓦尔目无表情道。

“好歹是名义上的表姐嘛。”迪卢克校园长随意一笑道:“我下台了,没准她就没有办法继续担任圣仪礼节课的主讲导师了……咦,这不是和我家的路啊?”

“我们不回去你家了。”利瓦尔此时一扭方向盘,淡然道:“这是去伊莎贝尔女士家得路。”

“……”校园长此时怔了怔,随后冷不丁道:“利瓦尔,听说你很害怕蜘蛛和蝎子?”

后视镜上,利瓦尔的目光一凝。

然后便看见了后座处的校园长笑眯眯地道:“刚出来的时候,我在公馆的墙角抓到了一只大蜘蛛?它现在就在你的脖子后面哟~”

“你是小学生……嗯?真的有?”

猛然刹车。

只见一道人影飞快地从车内冲出,随后急忙忙地脱去了外套,慌慌张张。

车内,校园长此时趴在了车窗口,正有趣地打量着这一幕,“肩上!肩上……,它现在爬到背后了……要到后腰啦,加油呀!利瓦尔!”

但不管他怎样的晃动拍打,仿佛始终都无法将身上的蜘蛛弄掉。

【小说_大洋小说网提供纯净无弹窗小说阅读环境 】